冰与火之歌
西方幻想&科幻
Fantastic Beasts·Newtina
延禧攻略·利落
同人与原创写手
主bg
热衷be及刀
欢迎勾搭~

「你是九月的一阵清风,初秋的一场落雨
你是猝不及防掠入我心中的一点飞鸿
你是年少饮下的一盅酒
和酒后微醺的,万种心动」

是一段文案。

这段话的哲理很深,难以明说。
作者想要提及的是命运的无常,生命的偶然,还是人与人之前那种复杂又错综的关系?我现在还无从发现。但是无疑,其中带有某种宗教感——那种由辽阔而又茫然无知的、令人恐惧的未来而产生的崇高感在只言片语中体现出来,完全不需要华丽的词藻来修饰,其中带有孤独的宿命感和具有俄国特色宗教牺牲精神。

文段节选自《日瓦戈医生》人民文学出版社2013年版第114页

「艺术总是被两种东西占据着:一方面坚持不懈地探索死亡,另一方面始终如一地以此创造生命。」

——《日瓦戈医生》P87|人民文学出版社2013年版

「生活中什么让她震惊?是雷鸣,还是闪电?不,是侧目而视和低声诽谤。到处都是诡计和模棱两可的话。每一根线都像蛛丝一样,一扯,线便断了,但要想挣脱这个网,只能被它缠得更紧。
卑鄙而怯懦的人反而统治了强者。」

——《日瓦戈医生》P47|人民文学出版社2013年版

死亡是所有人都无法躲过的一把刀,
而阴阳两隔,将这把刀无情地插在心上。

「世界上任何个人的独自活动,都是清醒而目标明确的,然而一旦被生活的洪流汇聚在一起,就变得混沌不清了。人们日复一日地操心、忙碌,被切身的利害所驱使。不过要不是那种在最高和最主要意义上的超脱感对这些作用进行调节的话,这作用也不会有什么影响。这个超脱感来自人类生存的相互关联,来自深信彼此之间可以相互变换,来自一种幸福的感觉,那就是一切事物不仅仅发生在埋葬死者的大地上,而且还可以发生在另外的某个地方,这地方有人叫做天国,有人叫做历史,也有人另给它取个名称。」

——帕斯捷尔纳克《日瓦戈医生》·人民文学出版社2013年版,第13页

【利落|卫龙】叩首(短篇一发完)

之前记过的梗,总算有机会成文了

弘历POV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以下正文


·起·


弘历长久凝视面前那座铸了金身的欢喜佛,佛像那一双细长的眉目在缭绕的烟气之间显得格外慈和,唇边一弯弧度也若隐若现,细细看去,辨不出是喜悦还是悲悯。


他提起衣袍一角,跪在细软的蒲团之上,双手合十,拜了三拜,额头触到清凉的地面,脑海中却蓦地闪现出璎珞的脸庞来。


她平躺在榻上,鬓发被汗水打湿,疲软地贴在脸颊...

《去日无痕》同人志feedback

To @Frejya 

将近一个月前收到本子,但因为忙于考试,一直没有时间仔细读,几天前手头的事情告一段落,才把这本两百多页的集子拿出来细看。

对于reylo这对cp,我的了解其实仅限于电影和首页偶尔飘过的零星的同人文,但是freya,我喜爱你的文笔。我的看法是,对于一个优秀的作者来说,无论cp原本是谁,无论读者对这对cp熟悉与否,他/她都能写出打动人的文字来。在这个集子里我看到这种特质,因为我即使对reylo的了解浮于表面,我也能在其中看到独属于他们,和独属于你的东西。

我个人最喜欢的是《午夜逃亡》与《喧嚣》两篇。《午夜逃亡》实在是太浪漫了,总使我想起hp中一行人开着会飞的车,在夜中航行...

我的长篇永远活在大纲里🙃
之前写过一个秦时明月的长篇,后来退坑了就没写完
谁能告诉我如何在长篇创作期间保持激情🤦‍♀️

【记梗】
群里姑娘们深夜脑补民国大戏
抗战期间随校迁往重庆,组建西南联大的女学生,不幸沦落风尘,辗转期间,多次遇到一位颇有名声的军阀,此人虽有莽匪之气,却也颇爱文墨,胸中不乏古时豪侠之志。

女学生遇到他之前,心中便已存救国之志,无奈深陷困顿,只能借他而为靠山,求得庇护。军阀未尝忍心看故土百姓陷于水火,然一人之力终有所不及,内心愤慨却不知排解,唯借怒气疏泻。

时日渐久,学校/组织遣人来寻当初失散了的学生,恰好寻到女学生,便想要女学生说服军阀,说服不成,则欲杀之,女学生才发现自己早已倾心于军阀。

Ps:图源微博,侵删致歉

1 / 33

© 雾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