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与火之歌
西方幻想&科幻
Fantastic Beasts·Newtina
延禧攻略·利落
同人与原创写手
主bg
热衷be及刀
欢迎勾搭~

「秋叶尽,冬云出


    岁月清浮


    风落人疏」

对不起我有罪

我竟然明天才去看我本命cp的电影

还要忍受无尽剧透

甚至已经被剧透

我切腹

【不离】贪欢(短篇一发完)

既然271不发正片,那我就写文吧

头一次没看过正片就写同人的……

有一辆慢速车(真的不刺激,希望不被屏蔽

关于人物设定,基本靠空想and瞎猜

人物原型属于历史,人物版权属于皓镧传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以下正文


·起·


万事皆在他掌控之中。皓镧如是想。即便往日那个在他翼下长大的孩子如今反过来想要翦除他的羽翼,他也仍旧能将某些事牢牢抓在掌中。


譬如对她。


三日前政儿亲自前来雍地迎她回都,却因国事缠身,第二天一早便快马沿驰道先行返回,留御侍护她缓行而...

等电梯其实是个奇妙的过程。


如果恰好在电梯门关上的那一刻错过电梯,不得不再等一个来回,那么对于电梯内的情境、电梯停在每一个楼层时上下来去的人们,还有细微到在那个狭小空间内人的表情、语言、肢体动作,都可以进行戏剧化的遐想——当然,也不能排除对突然停电、突然坠落这种惊悚时刻的幻想。


其实这种想象还可以延伸至这些人回到自身的狭小空间后所进行的下一步行为,譬如吃饭、休息、拆包裹、看手机,诸如此类。进而,想象诱导我发现人与人的世界都是类似平行的,每个人都是一个小世界,而我本身,很遗憾,永远不会对此有绝对的了解,但是想象本身已经足够迷人。亿万个世界交叠,再有无数线索将其串联,其本身就寓有永恒的...

《流动的盛宴》摘

·我历经少年、青年和刚成年的时期,早已见过这种秋天将尽的景象,而你在一个地方写这种景象能比在另一个地方写得好。那就是所谓把你自己移植到一个地方去,我想,这可能对人跟对别的不断生长的事物一样是必要的。【P7】


·我见到了你,美人儿,不管你是在等谁,也不管我今后再不会见到你,你现在是属于我的,我想。你是属于我的,整个巴黎也是属于我的,而我属于这本笔记薄和这支铅笔。


接着我又写起来,我深深地进入了这个短篇,迷失在其中了。现在是我在写而不是它在自动发展了,而且我不再抬头观看,一点不知道是什么时间,不去想我此时身在何处,也不再叫一杯圣詹姆斯朗姆酒了。我喝腻了圣...

眼下的某些盼望:

去NZ

学ps和剪辑

读小说(不许再提小说不如戏剧这种奇葩论断

攒钱买一台相机

有时间码字

自制奶茶

加份作业

《心灵法医》明川X罗笔芯

自截自调 

来源剧照

壁纸大小

「一盏流光赠清明

   半壁江海赋泓川」

“一旦切断宗教的、形而上学的、先验的根基,人就感到茫然若失;他的一切行为也都变得毫无意义、荒诞不经而又徒劳无益。”

——尤金·尤内斯库

问题在于:我们往往忙于生活而忘记追寻生活意义本身。如果我们不知道我们为何而生活,那我们为什么要生活呢?


但可悲的情况是,我们时而认识到现有生活的荒谬,却不甘心/不愿/不能够/惧怕于抛弃它而去寻找新的生活。


或者像我一样,面对现有的生活,知道我最终有脱离的希望,而因此不愿出力对眼下的局面作出改变,于是我可以大言不惭地自我安慰,继续进行虚假的幻想,分析却不解决问题,明白却不敢当面指出问题。


我们在面对生活的困局时,始终怀有某种懦弱。

1 / 38

© 雾鸟Brumebir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