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与火之歌
西方幻想&科幻
权力的游戏·詹美
Fantastic Beasts·Newtina
延禧攻略·利落
同人与原创写手
主bg
热衷be及刀
欢迎勾搭~

昨日迁居至另一处房子,与友人同住。据说这是维多利亚时期的宅子,一处大别墅,上有宽阔阳台,望见海滩沙岸,下有基底储物间,连通崎岖草地,屋旁还有一无花果树,夏日若结满果子,应当格外繁盛。这房子是否真有百年历史我是不知,不过住进来之后,屋前屋后敲敲打打整修不少倒是免不了,进门正对着黑蓝两色玻璃的走廊门,各个房间的门多少都因年久倾斜而开合困难。天花板也高得令人咋舌,木制屋顶刷了一层白漆,与一侧的白色花纹壁纸倒是相得益彰,躺在床上直直望上去,总觉得自己是被裹在一个巨大的茧里,顿觉空旷。


前前后后添置物件忙了大约一周,其间忙乱自不用说,可也是极为欢欣的,因为总算可以与友人同住,总算在夜间乏味的时候可...

送你一朵月亮吧。

誠心祝福你

捱得到新天地

那年家门前听得见火车声,芦苇摇荡,如今过了廿载春秋,不知汽笛是否还同风一样响。

飞鸟遁去之时

我有一吻仍未落下


【只是不成章的片段,但似乎今天发出也不错】

1kfo了 我该干些什么呢😂

Licht

近来雨多,云在天上好像沾满了水的羊毛,稍稍给风一抖就落下雨来,时大时小,时缓时急,但让人猝不及防自然是免不了的。几年之前读过一部马来西亚小说,上面写雨,各式各样的雨,也和此时差不多,可我现在不知怎的,却只想起雨夜里那双老虎的眼睛,黑色与黄色混杂,晕在雨水里,是一种亚热带特有的,粘稠的希望,让人想起在公路上骑车,短袖短裤,一头扎进昏黄的光里,密林的影子淹没少年身躯,白色就此被唤作黑夜。

近来事也多,多到没空静下来想点其他,写点东西,碎片悬在脑中稍纵即逝,两三种语言交杂,模糊到无法分辨,但却有某种温暖揉搓脏腑,即使内心有些许不安,也总是能很快落定,像天上飘着的风筝。

原来在海边是如此湿冷,若说...

感谢提问的各位,今天统一回复两个问题



1. 这是一个很诗意的问法,然而其实问题本身很严峻……


我个人觉得当今的社会就正在经历这样一个苦寒阶段,而我本身的话,虽然已经经历过类似阶段,但因未来有诸多不确定性,很可能还会经历很多次。


不过雪莱曾经说,冬天已经到了,春天还会远吗,即使有那么一个阶段是艰难的,也终会过去,迎来另一个上升期。无论是怎样的阶段,怀抱希望都是最好的应对方法。每天能闻到花香的时候,要防患于未然,反思自身及环境,做好闻不到花香的准备;倘若有一天闻不到花香了,那更要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竭尽全力进行改正。当然,有时候有些问题并非个人所造成,时而我也会对大环境失...

八月

四野噤声 我在此时钻入一颗萤火里

白荼倚靠着紫色鸢尾燃烧

他们都说远方那是涤荡

是幕布撕扯而下

露出巨龙尾上的纤细绒毛

呼唤一朵蒲公英 给行走的鸟插上双翅

只有我看见光芒从黑色的太阳一角滑落

紧接着 倒转冬天 却听闻雷鸣

夜里锻雨的风箱 把水凿进石缝

任七月埋葬被遗忘的瞳孔

我闻声望去 断角的红鹿细嗅荒草

但黎明天光呼唤不得

唯有痛苦坚如磐石 

有时候,有很多时候,什么话都不想说,什么话都没力气说,只想叹一口气,一个“唉”,外加很久很久绵长但无力的叹息,表达我所有悲伤的情绪。

1 / 57

© 雾鸟Brumebir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