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鸟

冰与火之歌
西方幻想
Fantastic Beasts·Newtina
同人与原创写手
欢迎勾搭~

冰火詹美二战AU chapter 2 被屏蔽了,有空上电脑端改。
最近真是……风声鹤唳,草木皆兵

在他眼里
我看到一座青山
被和蔼的云罩着
罩着
就下起雨来

在他眼里
我看到一座青山
流浪的白鸟飘着
飘着
就勾起月来

在他眼里
我看到一座青山
赤脚的孩子跑着
跑着
就钻进林子里
再也不出来

我在梦里抓住一只凄惶的鸟
是黑色 白色 或只是雾
是抓住却散去的梦境
张开的黑色眼睛

我在梦里抓住一只凄惶的鸟
扼住脚爪 身体 或咽喉
扼住所有游移的未来
驯顺的黑色翎羽

我在梦里抓住一只凄惶的鸟
又放开
飞走罢 你这可怜的 孤独的小东西

我在梦里遇见一个落魄的人
他抓着我 又放开
再见罢 你这空洞的 残破的躯体

【闲话】

开始背书前说点闲话,难得。
图书馆,坐在对面的姑娘也考研,看她一直打瞌睡,我都觉得困;斜对面的姑娘出去吃饭回来,带进来一股冷风,济南转眼就有入冬的兆头了,下了几天雨,不适应的冷意。
两天用完一支笔芯,半月用完一沓稿纸,算不算多不知道,总之每天记住很多,隔天又忘掉很多。
还有很多书没读。该读的,想读的。
着落这种东西,得到了一个,就想下一个,人生总感觉想羽毛一样飘,着落么?只是暂时的屋檐罢。

说点奇葩的:某舍友,党员,班干,负责新学期入党积极分子评比,今天回来八卦,说某男生,班干,想参评没评上,投票结果2/8。该男生平时人缘不错,朋友颇多,身兼数职,工作经验丰富,成绩优秀,顺利保研本校,其中真假几何不多说。舍友笑:平时的关系还不都是表面关系,这次投票的就有他兄弟,也没给他投票呢。我也笑:这不都是心照不宣的事儿。

——哪儿的水不深呢?

My first day in Weihai.

读书消夏的日子又过去了。或许长夏漫漫,悠闲的时光从未真正有过。所有未来的虚影都潜伏在纸张和文字的角落,时不时爬出来提醒我:时间,时间,它们是会溜走的,除非你笔耕不辍。
那么,我读过和记下的所有文字,它们的钩划也许会成为锋锐的长剑,刺破所有虚无迷惘的东西,还我一个可消闲的长夏罢。

我遇见你
如同逢着另一个自己
月色在眸中绽了
如同绽了两个相吊的孤影
如同你我 各自孑然
我们是在岁月里逢着的
在高山听厌了胜利者的欢笑
在深谷饱尝了失败者的心酸
的时候
我遇见你
在平坦的大地
如同逢着另一个自己

【牢骚】

兴味索然。
几天没动笔了,之前还能挤出点时间写一写,现在看来是彻底没有时间了,直到考完试,目测都不会有时间了。
还有德语,只能先放放。
第一次真切地感受到时间多快,多少,多不够用。
和复习无关的事情可能会忘得很快,除了复习以外其他事情似乎都没有时间做,躺在床上,挤在梦境边缘,抓住今天的尾巴写点字。如今看来算是奢望了。
其实并不是多么痛苦的事情,只是漫长,漫长,消磨一切耐心的漫长。还有一点不公平,权当对社会和制度的痛斥吧。不敢上升到个体,因为周围人,既得利益者,总有一堆冠冕堂皇的理由来反驳你,罢了,我也不说。
内心总有很强烈的欲望,要证明什么,要开怀大笑,要实现自己所有的目标,要和爱着的人在一起,并非不易,只是对未来总在琢磨、猜度、揣测,以至于啊,以至于压力就是这样压上肩头的。
那些不满啊,那些痛恨啊,那些逃离这里的欲望啊,它们都是我的怒火罢。归根结底并非觉得自己无能,只是还不够好。
不够好。
这三个字足以成为我一切奋斗的理由。

星期日在树梢上,在草地上,像一个淡淡的微笑。

——萨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