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与火之歌
西方幻想&科幻
Fantastic Beasts·Newtina
延禧攻略·利落
同人与原创写手
主bg
热衷be及刀
欢迎勾搭~

“或许是,现在还不能确定,先吃药试试吧。”医生说。

他站得离医生很近,但却像隔着很远。医生的话传到耳朵里,像是隔着一层水。他听着,想到自己每次发病前的预兆。

他时常想自己是不是走狗屎运。说不定十个撞到脑袋的人里,只有他一个会因此得病,而且也许还是一辈子的那种。

如果是福利彩票的话,那他肯定赚大了。终身福利。

第一次走狗屎运之后,走狗屎运似乎就成了家常便饭。第二次之后,家里气氛紧张起来。

相关检查一概都做了,什么结果都没有。科学显示他再正常不过,甚至细胞数量都和别人没有分毫差别。

可他就是病着。

丘吉尔说抑郁症是黑狗,那他的病或许可以称为白狗,一只透明的狗,钻进他脑袋里,时不时用爪子拨弄他的神经,冷不防挑断一根,于是他就失去意识,往往两三分钟,醒过来,忐忑地等待下一次骚乱。

有预兆。都说灾难降临前有预兆,他体内的小型灾难爆发前也有预兆——可惜灾难一般难以阻止。

所有声音都远去,却又好像扩散着的回声一般飘渺,触觉仿佛短路的电线,看东西也摇摇晃晃,分崩离析。

清醒的时候他不敢想,害怕一想就又会被白狗咬一口。醒过来之后往往头痛欲裂,胃里翻江倒海。如果说人能被塞进洗衣机里,那么拎出来之后或许就是这种感受——说不定也像坐过山车,可惜他还来不及尝试,就被明令禁止从事这种危险活动。

第一次的时候,他在医院吐出了胃里能吐的所有东西,从那时他才知道,原来胆汁是绿色的。不过后来再也没吐过胆汁,他也就习惯了。灾难仍然时有发生,不过习以为常之后,也就是小小的骚乱罢了。

他的确习惯了。不过没想到医生说:

“先吃药试试吧。”

医生是当地最有名的,名副其实。

他乖乖吃药。

并不难。患病的三年里,他吃过无数的药,苦的甜的黑的白的多的少的,可能就快赶得上吃饭了。

他把小小的白色药片拿在手里。医生说每天早晚两片,半年过后观察。他端起水把药片吞下去,心里还是有些期待的,期待这白色药片能降服他脑子里那条白狗。

这药片用强制手法让那条狗驯服,换言之,抑制大脑非正常放电。是药三分毒,他本以为吃了这药自己怎么也得迟钝不少,不过这次他中彩了,医生说,这药有效,而且基本没有副作用,一年之内不发作,基本没什么问题了。医生甚至把他当一个罕见的成功范例拿来讲学。

药一直吃到他上大学。

搬进宿舍第一天,舍友问他吃的什么药,他看了他一眼,说:

治病的药。

医生说他好了,爸妈相信他好了,朋友说他看着正常极了。

只有他自己知道,白狗被驯服了,而不是被打死了。

只有他自己知道,这病,到底是什么病。

评论
热度(1)

© 雾鸟Brumebir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