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与火之歌
西方幻想&科幻
Fantastic Beasts·Newtina
延禧攻略·利落
同人与原创写手
主bg
热衷be及刀
欢迎勾搭~

【原创】【科幻】月戒·楔子

物理弃疗多年

非硬核科幻



 

太空型侦查机在空中缓慢滑行,方向与之前没有丝毫偏差。月球近地面不存在重力加速度和摩擦,但奇特的是,这段航程中竟然也没有需要躲避的太空障碍,全然可以放开控制杆任由她去。艾德里安有那么一瞬间的确松了手,想把注意力全集中在双眼上,看着外面那些银灰色的低矮环形山在视线中飞速划过,千篇一律,没有尽头。似乎只要这样一直看着,他自己也能划入那无尽的虚空,最后见到他惦念已久的——

 

“夜莺,夜莺,提示,请即刻返航,你即将超出监控范围。提示,请即刻返航。”

 

频道里传来电子音,机械地念着他的代号,敦促他即刻返航。虽然那声音纯然是流畅的男声,与真人说话别无二致,可艾德里安还是听出了生硬的金属感,像铝线圈被烧着了一样令人反胃。人工智能对其创造者人类完全服从,而他艾德里安,空军上尉,此刻要对人工智能完全服从,归根到底,他们都服从于那一个核心。

 

“斯坦伯格上尉,请立即返回。重复一遍,请立即返回。”

 

“格林?”频道那头的家伙叫格林尼治,大家都叫他格林。这名字很怪,显然不是哪个脑子坏掉的父母给他取的。实际上这家伙根本就没见过爸妈,他从生下来就被遗弃在孤儿院,一直呆到十二岁,简而言之,他没有那种正式的名字。自打十二岁离开孤儿院,他就给自己换了名字,那之后他又换过许多名字,直到四年前他开始用现在这个名字。他对艾德里安说这名字够酷,不过艾德里安没告诉他那是几百年前一个岛国上天文台的名字,前核时代人类的钟表从那里开始转动。总之,虽然身份证明上写的是汤姆·贝尔,一个再平凡不过的名字,但那家伙执意要称自己为格林尼治,新晋的塔台控制员。

 

“斯坦伯格上尉,这里是三号塔台,请即刻返航,请即刻返航。”格林的语气毫不松懈。艾德里安没再说什么,操纵控制杆。侦察机“夜莺”做了一个悬停动作,尾部喷射器展开,沿着机身侧面黑色涂装的隐藏轨道滑至机头,旋即迅速合并,恢复成喷射器原状。驾驶舱座位旋转一百八十度,显示屏切换到返航路线,方才经过的环形山此刻再度出现在视野之中。

 

这项技术目前只应用在小型侦察机上。在喷射器前置之后,机尾开始承担机头的功能,倘若此时受到攻击,按照机尾的磨损程度,损毁时间不会超过两分钟。不过在和平年代,侦察机一般只在固定航线上往返,因此这项新技术得以应用。

 

艾德里安格外喜欢这项操作。变换姿态之后,他置身侦察机后部,虽然显示屏上视野依旧,但他好似一个观者被置身事外,得享突如其来的超脱和片刻难得的宁静。

 

“夜莺”按照来时的线路返航。艾德里安切换到自动驾驶模式。

 

“自动驾驶模式启动,预计航程3分13秒,希望您已经调整好状态了,斯坦伯格上尉。”操作台上的全息投影仪处出现了一个少年的身影,浅金色短发,浅绿色眸子有如猫儿,身穿空军的黑色制服,英气逼人。这是全军统一配备的AI助手,只有少量个性化设置,其中不包括性别、服装与容貌,但飞行员可自主调节说话语气及风格,以此来打发漫长的驾驶时光。值得庆幸的是,艾德里安并不需要与这个人工智能聊天来打发时间,在人际交流这方面,他一向拿不到高分。不过,有这样一个人工智能在驾驶室,他觉得这架侦察机也有了真实的生命,一个灵魂,因此面对这个少年的形象,他并不如对塔台智能那样反感。

 

“提示,有不明物体撞击风险。提示,有不明——”急促且刺耳的杂音瞬间穿透耳膜,又瞬间被撕裂,仿佛空中凋零的玫瑰。艾德里安愣了一下,迅速握紧操纵杆。

 

但迎接他的只有剧烈的颠簸。他握不住操纵杆,只能双手抓紧座椅扶手,不让自己被巨大的冲击力甩出去,昏迷或致死。所幸安全带足够结实,最初的剧烈颠簸过后,伴随着高频率的震动,艾德里安发现有什么东西从左舷窗的位置飞了出去。

 

“机身受损警告,机身受损警告,动力下降百分之十。”人工智能发出预警。

 

“该死,双侧机身受损。夜莺,切换防护模式,隔离驾驶舱。”艾德里安果断下令。那东西从右侧方向而来,穿透整架侦察机,又从左侧穿透而出。在这种情况下,他只能加一重挡板隔离受损处,以免殃及自身。那不明物体在余光内一闪而过,艾德里安来不及反应,抓住操纵杆向前推。飞机迅速下降,仿佛惊鸟投林。

 

“这是什么东西?”艾德里安深呼吸,“夜莺,资料库里有相关信息吗?”

 

“抱歉,资料库里没有任何相关记载。也许我们只能水来土掩了,艾德里安。”夜莺平滑的男声听不出感情,“这种情况下我建议立即返航,凭借现有的动能,返回基地只需五分钟。”

 

不明物迅速追上夜莺。透过高清晰度的屏幕,艾德里安发现那东西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分裂成三个同样体积的物体,排列成等边三角状旋转而来,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逼近。

 

这东西到底为什么而来?艾德里安操纵夜莺,以同样的姿态旋转机身。两者同时逼近,紧接着倏忽一闪,三个物体飞散开来,迅速越过夜莺,遁入虚空之中。

 

“追踪失败。它们消失得太快了,艾德里安,高速摄像机什么都没有捕捉到。”夜莺说。

 

“返航吧。”艾德里安不想这样虚耗下去。和塔台的通信断了有一段时间了,但不明物体飞过之后,通信又迅速恢复,格林的声音几乎要在扬声器里炸开了:

 

“艾德里安?该死的这是怎么回事!刚才那五分钟你去哪了?雷达完全探测不到夜莺的踪迹,我只能先上报给总控制室,他们马上就要派人下来——等等,我先把警报撤销。”

 

“我没事,格林。有些小问题,不过已经解决了。”艾德里安语气平稳,“我即刻返航,一切等我回到基地再说。”他关掉扬声器。塔台有权单方面唤醒扬声器,强迫他听取并遵守命令,但格林没有这样做。艾德里安知道他这位好友虽然容易动气,但也能很快冷静下来。

 

“上尉,方才的问题可并不算小。”夜莺说。

 

“出了什么问题我自会原原本本地上报,夜莺。乖乖做你的工作。”艾德里安切换至自动驾驶模式,从座位上起身离开驾驶室,走进机舱。

 

他从战术手套的腕部夹层里取出一个微小的存储器,滑入摄像盲区,把存储器插入摄像头后部。虽然是当下最先进的军用设备,但开发者总会给自己留以后门。更让人诧异的是,这些后门往往要用极其原始的方式解锁。未来三分钟内,摄像机能捕捉到的只有空无一人的机舱,而不是大摇大摆走进里面的艾德里安。

 

他清楚他需要什么。一个线索,一个用来证明两年前他的挚友马丁·施贝克没有凭空蒸发的线索。他靠近被不明物体击穿的部分,用刀片从规整的圆洞上刮下些许物质,放入随身携带的试管中。试管的大小和老式手枪的子弹壳差不多,玻璃外面还有一层金属护层。艾德里安随身带着十根,放在腰带夹层中,今天拿出的这根,是他两年来使用的第一根。

 

在空军基地呆了两年,从中尉到上尉,直到今天,艾德里安·斯坦伯格才觉得自己朝着真相迈出了第一步。他望着晶莹的灰色粉末状物体吸附在试管壁上,全身仿佛触电般颤抖。他收好试管,回到驾驶舱——“夜莺”还有三分钟返回基地——他坐下,系好安全带,舱外无数座低矮的环形山掠过视线,伴随茫茫宇宙中密密麻麻的星辰,还有地平线尽头只能看到一半的蓝色星球,那是人类的母星,弃如敝履的家园。

 

 

 

【楔子·完】


评论(2)
热度(6)

© 雾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