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与火之歌
西方幻想&科幻
Fantastic Beasts·Newtina
延禧攻略·利落
同人与原创写手
主bg
热衷be及刀
欢迎勾搭~

We perished, each alone.

标题略丧,但内容丧不丧,我还没写,所以并不知道。

有时候我觉得事情不能被放置在两个对立的位置来讨论,譬如某件事就是对的,而某件事就是错的。

但有时候我又觉得某些事情就是这么绝对,譬如“Syria政府的确不是好东西”这个命题,我完全同意。

标题来源于伍尔夫的《到灯塔去》,之前看过许多遍,中文版译文是:

我们灭亡了,各自孤独地灭亡了。

我当时没有想到英文版原文竟然这么短小精悍,这么余音不绝。

中文版对“灭亡”这个词的重复让我有一种压迫感,灭亡伴随孤独,以一种实体压来,让人不得不屈服。英文原文中紧接着”alone”的戛然而止缺有几分空虚,中文所营造的实体瞬间破灭了,我被包围在无尽的虚空里,这虚空却比实体更加真实。孤独的确如英文的发音一般,长且饱满圆润,有那么一瞬间我理解英文了。

我经常因为读不进莎士比亚而苦恼。很长时间以来我读的只是朱生豪美轮美奂的译本,而几乎没有读过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原文。作为非母语者,我对英文的理解力太过浅薄以至于完全停留在表面,我无法做一个潜水者,进入水体,感受语言的流动。诗歌不是属于纸张的,它属于语言,必须要被读出来,即使诉诸发音,也必须要理解其中深意,譬如反讽、双关、用典。

但对于伍尔夫的这一句,我想我有些懂了,即使并非深潜。

许多时候我都在倾听世界的发音。

眼下我偏爱摇滚,尤其是类似北欧的迷幻摇滚风格。春夏交替的时节,戴着耳机游走于人群之中,脚踏在温热的砖面上,头顶是稠密的梧桐叶,耳边除了摇滚,还有风吹动叶子的声音。我会设想许多美好与不美好的事情,我会想与人共享这感受,我也想自己独享春光。

我愈发明白生活是孤独的过程,这种孤独是享受的孤独,而非折磨。我们需要看清什么时候需要独处,心中有哪些感受无需表达,即使是痛苦的也只能自我消化,也许到最后会成为陶醉。

评论
热度(8)

© 雾鸟Brumebir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