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与火之歌
西方幻想&科幻
Fantastic Beasts·Newtina
延禧攻略·利落
同人与原创写手
主bg
热衷be及刀
欢迎勾搭~

【利落|卫龙】流火(七夕贺文)

第一篇七夕贺文送给利落cp啦~

算是小甜饼吧,这次不开车

发生在被略过的十年间

私设明玉依然陪伴璎珞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起

 

 

 

璎珞站在满地清晖里。

 

一扇画舫在水中轻轻摇晃,漾开层层波纹,偶尔泛起一抹银光,又转瞬隐没而去,只有淙淙水声在耳边流淌,听过半晌,竟有几分入迷,怎奈何眼中还落了漫天的星光月色,目眩得让人移不开眼去。璎珞站在船头,举目望了许久,出神间几乎辨不清自己是在看水还是看星,抑或是那星月沉在水中,还是水浮在天上。她收回视线,望着河水沿岸的一线灯光,没有回头,只是悠然道:

 

“也许正因入了夜,才别有几分仙境的味道。明玉,你觉得呢?”

 

语毕许久,却无人应答。她顿了顿,方才转过身来,朝着船舱里望了望,明玉依旧全无踪影。她眨眨眼,心下已猜到大半,莞尔一笑,索性径直往那舱里走了几步。

 

她正走着,一把扇子从层叠的阴影里伸出来,敲了一下她的手臂,旋即又收回去。

 

璎珞也不讶异,反而猛一转身,直直扑进那阴影里。果不其然,一双臂膀稳稳地搂住了她。

 

“魏璎珞,你莫不是不想要命了?”她不抬头,只感觉他温热的气息喷在额头上又散开,他的身体随着呼吸一起一伏,而那句话虽是斥责的样子,却如同往日的无数句话一样,偏偏没有丝毫斥责的意味。

 

“臣妾的命是皇上的,臣妾若不想要,也得先问过皇上。”她在他怀里闭上眼,权做休憩,心想眼下漆黑一片,他定然判断不出她在想些什么。

 

“呵,回回你嘴上占理。朕若是没接着你,你就对着这湖水叫皇上吧。”弘历搂得紧了些,璎珞却松开双手,从他怀里脱开来。

 

“好啊,主动投怀送抱的是你,现在要走的也是你。告诉你,你想走,朕可不许!”弘历一手握住她手腕,又扯回怀里。

 

再度牢牢贴上那副胸膛,璎珞只觉得好笑,便不由得笑出声来。她这一笑,倒是弘历先沉不住气,紧接着便问道:“又打什么小算盘呢?”

 

“臣妾可不敢欺瞒皇上。臣妾是觉得这江南风景独好,难得借皇上荫泽来一次,便想好好欣赏一番,谁知道您突然就来了。”璎珞索性也不走了,就赖在弘历怀里,“皇上这一来不打紧,倒是一直把臣妾往怀里拽,反而把臣妾热得紧。”

 

“如此,倒是朕搅扰你兴致了?”弘历的手本来抚在她颈边,此时捉住她耳垂捏了捏,声音中带了几分笑意,“你啊你,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那皇上倒是讲讲,你来寻我是为何?”

 

“朕开始便告诉过你,不要你啊我啊的,没规矩,这么多年都改不掉。”他顿了顿,续道,“不过眼下不在宫中,这诸多繁琐礼节,省便省了罢……朕是瞧里里外外都不见人影,这才亲自来寻。”

 

寻一个小小妃嫔竟劳烦皇上亲自走动,未免也太废周章,想来便来,哪须恁多理由。璎珞转转眼珠,心知肚明弘历的想法,却也不说破,当下便扯了弘历袖口往前走,径直走到船头。两人双双站在月色里,四下阆寂,没有旁的游船,倒是不远处傍着湖岸的集市灯火通明,隐约可见吆喝声、叫卖声,站在画舫上听着,也觉得空灵飘渺,别有韵致,再加之星光月影在湖面上随水波翻滚来去,璎珞瞧着,竟不觉间忘记自己身在何处,就连牵着弘历袖口的那只手也忘了松开。

 

弘历翻过手腕捉住她的手,紧紧握在掌中,她这才借着月色,真真地瞧见他面容。

 

他没有回眸看她,而是直直望着那弯月亮,眉眼上都落了些许清晖,神情是一如既往的坚定持重。她沿着他眉梢唇角一路看去,见他穿了一身鸦青色袍子,仿佛是把这周遭的夜色都拢了去,揉碎进衣袍里,顺带给整个人,都添了几分清冷的气质。

 

她从未见过这样的弘历。

 

她几乎瞧见过他的千般模样。偶尔生了病,发发脾气,几十岁的人了却复回了孩童心性;要么便是坐在那成堆的奏折之后,夙兴夜寐,国家遭逢大事,他的眉头也整日整日地舒展不开;再就是平日里与她独处,斗嘴也好打趣也好,都是一副欢欢喜喜的模样;即使夜半时分,两人同榻而眠,也总能缱绻万分,耳鬓厮磨……

 

但璎珞却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叫做“伤感”的情绪,从他周身一点一点溢出来,直到这情绪几乎将她也包裹、感染,把她心底的回忆一寸一寸挖出来,再展开来给她看。

 

“皇上……”她忍不住开口唤了,却又不知该说些什么,往日斗嘴斗得勤,现如今就连她自己都不由得沉默下去。

 

“嗯?”他轻声应着,蜻蜓点水似的,偏偏拨弄得她心上涟漪阵阵。

 

“皇上若是有什么烦心事,便说与臣妾听罢。”沉默片刻,她终是抬起头来问他,“这心里憋闷着,总是不好受。”

 

她也知道,他并非从不伤感,只是从未在她面前表露。

 

弘历拢了她的手在掌间,指腹在她手背上轻轻游走,缓缓摩挲,仿佛心事万千,却不知从何开口,直到用手指把她的手背勾画了个遍,才开口道:

 

“朕幼年时便受皇考看重,当时康熙爷出猎,都点明要朕随同,后来又封做宝亲王,很早便熟稔这大清上下各种条缕脉络。数十年如一日,无论是这江山天下,还是紫禁内宫,打理得也都算是井井有条。只是这寻常人的日子,却好似一天都不曾经历过,说到底,还是有几分遗憾。”

 

璎珞心底一动。她本以为他在为国事烦忧,却没想到是在追怀往事,念及自身,突生感慨。恍然间,她只觉得自己也离这人间烟火很远了,远到虽然目之所见仍是一草一木,与寻常景致无甚区别,但总是少了些滋味。再转念一想,自己入宫前那些日子,仿佛蒙了一层尘灰,竟不知不觉间也模糊了。

 

“虽说是微服,可前后仍有一群人簇拥来去,说访也未曾访到几何,说游又总是无法尽兴。朕时而倦了累了,瞥见那些人间烟火,虽是隔着一层,可总是有几分向往。璎珞啊,你长于市井,想必这民间的乐趣,你是体会得到的。”弘历不再望着月亮,低下头揉揉眉心,似乎真是有些疲惫。

 

璎珞闻言,轻轻抱住弘历手臂,倚靠在他肩头,心里多了几分踏实,才道:

 

“皇上所说是天子之苦,百姓自有百姓之苦。且不说天子与百姓,就是男人与女人之间,老人与小孩之间,都各有各的苦楚。臣妾儿时在宫墙之外,自是过过一段快乐的日子,自打臣妾进了宫,得到的快乐虽与从前不同,但却并未缺失一丝一毫。皇上此番南巡,全当是散心,偶尔偷闲,天下人不会怨愤,老祖宗也不会怪罪,臣妾自然也为皇上开心。”

 

璎珞十五岁入宫,几番波折,多少苦乐,心中没有半分后悔,到如今,得遇此良人,更是我之幸事。

 

璎珞在心中如此默想。湖上起了一阵微风,她不知不觉把怀里的手臂抱得更紧了些,闭上眼,身边人的体温透过衣袍传来,没有丝毫燥热,倒令她觉得格外心安。

 

“朕知道,朕的璎珞总是看得通透,总是与旁人不同。”弘历侧过头,在她额头上轻轻一吻,“璎珞,你瞧。”

 

璎珞睁开双眼,不消顺着弘历手指的方向看去,就已经瞥见岸边层叠的灯火。绵延一线的橘红灯火飘飘摇摇,仿佛那风中举着灯笼的仙子,姿容绰约,缓步走来。凝神静听,竟然还能听到清越的歌声。

 

“若非朕提醒,你可还能想起来今夜是乞巧佳节?”弘历带着笑意的声音轻叩她心门,怔忡间,璎珞才明白过来,他来寻她,究竟是为何。

 

“这江南地方的乞巧与京城不同,有一种唤做七娘会的船会。今晚,女儿们可都是要泛舟游湖的,朕提前遣了几个人,在各处的船上都结了灯,由这画舫上望去,是不是别有一番意趣?这一入夜,便会徒生各种纷繁念头,也只有你这丫头,鬼机灵,察言观色的本事高得很,朕只是随意想了想,没想到被你看出来了。”弘历转身拥她入怀,在耳边轻轻呢喃,“朕无事。虽然庙堂之高,难尝民间苦乐,不过如今既然到了这江南,逢了这七夕,朕便想让你心中欢喜。”

 

璎珞仿佛没听见一般,只是把下巴搁在弘历肩头,盯着不远处的绵延灯火,许是夏末的凉风微醺,惹得眼眶竟有些酸胀。她借着拥抱,把脸埋进对方身上柔软的衣料里,点点水渍浸入那一袭鸦青。

 

她心中仿佛万千飞鸟振翅掠过,羽毛纷纷如雪落,落尽了,便只剩那个长身玉立的男子,站在不远处静静等着她。她知晓,无论嗔怒,责怪,怜惜,疼爱,他总是会在那里,一如既往。即使回到那偌大的紫禁城,再如何空寂,养心殿内,也总有他的烛火长明。

 

“若今日变做寻常夫妻,妾身也愿唤您一声夫君。”她如此说了,听得这话的那人,长长叹息一声,好似纾解了满腹心事。

 

“如此,甚好。”

 

 

 

 

 

·终


评论(26)
热度(287)
  1. 千与千寻JYJ雾鸟Brumebird 转载了此文字

© 雾鸟Brumebir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