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与火之歌
西方幻想&科幻
Fantastic Beasts·Newtina
延禧攻略·利落
同人与原创写手
主bg
热衷be及刀
欢迎勾搭~

「来世做一只鹰罢

   只在云间安眠

   依傍着梦的草原

   浮想联翩」

「时间从岩石上走过

    你低头

    如寒林中的鹿一般沉默

    我知晓你没有不知所措

    只是寂寞

    ——寂寞如风从树上吹落

    再将你包裹」

「风总在云间沉睡

    正如寂静抚平你眼眉

    人生不过几载草长莺飞

    岁月把礁石磨成翡翠」

收缩于手掌大小的光亮反而会刺激我膨胀的写作欲,在黑夜里捧着手机的时候,文字都是跳跃的。


整日的阴雨让我想起青岛,南京和上海,再远一些,想起伦敦和法兰克福。在这些城市里,人只是缺乏面容的,形态各异的影子——只有印象是真实的,只有景物是能被摄入视线和镜头的,只有自然是值得被写作和阅读的。


我作为一个人,从来没有用自然本身的语言来写作过自然——相反,我曾经无数次地把人比做自然,用自然当中最美好的东西来赞美我的所爱。浅薄如我,只能这样来描述我同时爱着的人与物,同时描述两者,却不太可能同时描述完美。


然而人本身也是自然的语言。海德格尔说,人,诗意地栖居。人本身活在自然里,被自然所结构,...

「你是九月的一阵清风,初秋的一场落雨
你是猝不及防掠入我心中的一点飞鸿
你是年少饮下的一盅酒
和酒后微醺的,万种心动」

是一段文案。

秋天是特拉克尔的诗
远村,近郊
教堂,晚祷
蓝色的湖泊,天空
蓝色的动物,蓝色的一整颗心
若他没有被子弹穿透胸膛
那蓝色还可以晕开深浅,化作世间透彻的甘霖
正如初秋时的那一场雨
蓝色的鸟儿在其中振翅鸣唤

【古风|短篇】轻裘

突发奇想的一篇,没想到会写这么长(笑

古风BG,不那么武侠


“神武元年三月春,吾于清河桥上见吾友,迄今已四年矣。彼时清河两岸,杨柳翩摇,花香沁骨,春风漫卷,月傍暖水,美不胜收。然人世蹉跎,物亦如是。吾与友淇青幼时相识相知,及至年长,竟刀兵相见。如今吾二人阴阳相隔,吾心思念日甚,以此为记。”

 

——《轻裘枕剑录·卷二》


·


叶炳然举目遥望来人,那一袭青衣黑甲印入眼帘的时候,他只觉得脚步一滞,仿佛脚下那块石板顿时变得酥脆易折,一个不留心就会断裂坠落。


“淇青...

延宕。
曾尝试看着一条暑气蒸腾的路直通向前,逐渐抬高,最后没入些许灰色的天空,之后再没有什么,只有空气颤抖跳跃。
人生如那条路一般拉伸拓展,在不确定性中模糊,最终跳跃进全然的未知中去。
人生不过就是无限的延宕,期间穿插短暂的密实。

雨天傍晚,将黑未黑的时候,街边的店铺都亮起灯火来,我才开始有些喜欢这个城市。
追溯到若干年以前,也是落雨的傍晚或夜晚,高中放学之后坐在回家的公交上,带着些许疲惫和对归家的盼望,也是类似的心情。不过到如今,只是场景徒然相似,故乡,迟早是很难再回去的。
落雨时思乡,需要一杯雨酿的酒。

被这世界呼唤着醒来
我紧抓住名为梦境的最后一根稻草
是鱼被捞出水之前
最后一口呼吸 最后一股泡沫
紧接着闭塞 紧接着破碎
于是我醒来
听到这世界通天大雨
却无一个角落
供我喘息

1 / 5

© 雾鸟Brumebir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