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与火之歌
西方幻想&科幻
权力的游戏·詹美
Fantastic Beasts·Newtina
延禧攻略·利落
同人与原创写手
主bg
热衷be及刀
欢迎勾搭~

八月

四野噤声 我在此时钻入一颗萤火里

白荼倚靠着紫色鸢尾燃烧

他们都说远方那是涤荡

是幕布撕扯而下

露出巨龙尾上的纤细绒毛

呼唤一朵蒲公英 给行走的鸟插上双翅

只有我看见光芒从黑色的太阳一角滑落

紧接着 倒转冬天 却听闻雷鸣

夜里锻雨的风箱 把水凿进石缝

任七月埋葬被遗忘的瞳孔

我闻声望去 断角的红鹿细嗅荒草

但黎明天光呼唤不得

唯有痛苦坚如磐石 

我滞留自己在灰色里

抛却谓之纯粹白的东西

是黎明挂在树冠的天光

鸥羽一般凋敝 落入波涛

也未迈入那盲眼所见的黑

把混沌用一丝杂色搅乱

于是尘埃嗡鸣 在蜂鸟的翅底

唱诵亘古的徘徊与转圜

犹疑 游移在混乱之间

相互攻伐 地上又长出嘲笑的言语

不是月桂的花和号角


我圈禁自己在灰色里

再拒绝与为伍者为伍

Ein halb Traum

前夜 暗色抹匀在

少年的额角 这一未名者

瞥见黄昏陷落 灵魂滑脱

而梦 给乌鸫自耳中衔出

衔扯 阻塞 在喉颈之下

再下 躯体绵延 终成峦坡

呼吸仅是第二度的朦胧 自河底吹起凡辰

除此 还有第一瞬的无边野望 飞草疏狂

或许是欢愉 是恐惧 是胀满的 大地的乳房

事到如今

地海翻覆

我先前追寻许久

那座头鲸的眼眸

压在石下 滚进土里

落魄而委顿在长颈鹿身上

成为他乡旧月悬挂的 一抹残照

第七颗星坠落之前

狂风乍起 夜晚的客人

不期而至 如同第七颗星

坠落之前 众人皆不知生死

将白日用来做绚绚之梦

而黑夜中 灵魂踏入流淌的河

——醒着,醒着


冬日灰色的叶子

是飞鸟的反义词

坠落之下 就是末路飞翔

眼泪埋藏在月亮背后

言语相伴意义而生

我曾许下誓言 不做未知之事

然允诺 本就对未来 一无所知

七月

极盛不过是衰落的又一次预演

七月踏来之时 冬季暗自嘲讽

灼烧殆尽的坦率

暌违已久 雨片刻呼号 冲刷拥抱

浓稠若此 亲密也被迫 划界而治

夏日的蛇衔了暗夜之尾

鳞片摩擦墙角 抛却萎顿躯壳

由风告慰枯草 彼此裸裎相见

而后目视 收割翠绿灵魂

「驾船冲入茉莉花丛」

驾船冲入茉莉花丛

可以吗?把电报同打字机

一并抛向远方 坠落在

蔷薇的树上 那里盘踞着

某只狐狸 口含橘子 全身除了

眼睛 都是火红

瞳孔里有稀释的蜂蜜 他不知

在哪个夜晚 吞下过月亮

尾巴张开成三瓣 是蹚水过河的影子

在黑色之中 相互亲吻

风又从暗夜生起 吹得全身的骨都透明

他俯身 攀爬 脊背里飞出蜂鸟

【摘抄】希尔多夫村的忧郁

张枣


小酒吧的窗口风车张牙舞爪

我在何方?星期一的童话,水

向木蜿蜒。戴花头巾的妇女牵着

儿童,准时赶到长途车站。

带乡音的电话亭。透过它的玻璃

望着啄木鸟掀翻西红柿地。

暗绿的山坡上一具拖拉机的

残骸。世纪末失声啜泣。

几天来我注意到你的反常,

嘴角留着乌云的滋味——

越是急于整理凌乱,

东西就越倾向于破碎。

【摘抄】那使人忧伤的是什么?

作者:张枣


那使人忧伤的是什么?

是因为无端失落了一本书?

你记得——

曾经为那些新页的气味激动不已

它曾带着许多声音和眼睛进入你

它有被忽略的角落

而你曾在那儿躲藏

让别人的呼吸匆匆掠过

你不冷,腊月也有阳光

现在连那些插图也不见了

你想象上面的葡萄藤和少女

你想起一个孤独的英雄在流血

你花一整天时间寻找它

你让架上的书重新排列组合

你感到世界很大

你怀疑它是否存在过

那令人忧伤的是什么?

雨不是落入海里

没有雾的天气

海鸟不会在灯塔上停泊

雨水沿树的喉管倒流

河流从海底涉回浅滩

贝壳里充满鲸同鱼的骨灰

并非因为一场海底火山喷发

反而 是在刚硬的月光上锉磨

直到与废锚狭路相逢 撞碎

如同遭遇许久未见的命运

某种深灰色唱出的歌谣

轻啄我的肺叶

1 / 4

© 雾鸟Brumebir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