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与火之歌
西方幻想&科幻
Fantastic Beasts·Newtina
延禧攻略·利落
同人与原创写手
主bg
热衷be及刀
欢迎勾搭~

【诗摘】种子,献给玛雅

[英]瓦妮·卡皮蒂奥


种子的声音

你说

但现在它尚未拥有声音

或者,永远都不会有

一颗星星,一个陷阱,一个趋向,一座堡垒,一丝皱纹,一片海浪;这些声音古怪地交错盘旋;石块从未如此甜美,种子从未如水般温柔。

‪我的心是一处空旷的庭院‬
‪静谧的 激昂的诗句滚动其中‬
‪宛若皮肤下血液的震颤‬
‪是灵魂?还是别的什么‬
‪我窥探‬
‪喟叹无数失落在现实中的灵魂‬
‪是枯竭的生命的泉眼‬
‪您要安歇吗 我的客人‬
‪让我拢起您破碎的心罢‬

【诗】《喜爱》

《喜爱》
诗 兰波
译 钱春绮

我喜爱朦胧的事物,微弱的声音、色彩,
一切颤抖、波动、震荡和闪光的东西,
喜爱头发和眼睛,喜爱水、树叶和丝,
喜爱纤弱的形体显示的灵性状态;
喜爱像斑鸠一样互相摩擦的韵律,
喜爱袅袅地盘旋上升的梦的轻烟,
她的面影趋于模糊的黄昏的房间,
还喜爱她那超自然的素手的爱抚;
通过温存的嘴唇度过的极乐时辰,
仿佛被沉重的欢喜压倒了的灵魂,
就像一朵萎谢的玫瑰死灭的灵魂,
还有那形影清白、散发出奇香的心,
它像灯台的红宝石一样,昼夜不停,
总是怀抱着一种神秘、孤独的爱情。

“你来人间一趟
应该看看太阳”

每一场冬季的夜雨
都是神辗转反侧的呼吸
风来一次长途的逆旅
日光,日光便也做傍晚的泪滴

在他眼里
我看到一座青山
被和蔼的云罩着
罩着
就下起雨来

在他眼里
我看到一座青山
流浪的白鸟飘着
飘着
就勾起月来

在他眼里
我看到一座青山
赤脚的孩子跑着
跑着
就钻进林子里
再也不出来

我在梦里抓住一只凄惶的鸟
是黑色 白色 或只是雾
是抓住却散去的梦境
张开的黑色眼睛

我在梦里抓住一只凄惶的鸟
扼住脚爪 身体 或咽喉
扼住所有游移的未来
驯顺的黑色翎羽

我在梦里抓住一只凄惶的鸟
又放开
飞走罢 你这可怜的 孤独的小东西

我在梦里遇见一个落魄的人
他抓着我 又放开
再见罢 你这空洞的 残破的躯体

我遇见你
如同逢着另一个自己
月色在眸中绽了
如同绽了两个相吊的孤影
如同你我 各自孑然
我们是在岁月里逢着的
在高山听厌了胜利者的欢笑
在深谷饱尝了失败者的心酸
的时候
我遇见你
在平坦的大地
如同逢着另一个自己

航行到人生极北的海岬时
我第一次遇到了吟游诗人
他坐在橡树下,面色严峻犹如刻石
他握着竖笛,定要一诉他生平见闻

游者,你我同类,何不停留一下
听听我的故事
我驻足,停留,在海风劲摧的树下
听他讲龙和魔女的故事

故事冗长,毫无新意,但或许
这正是一个普通人的一生
乌云坍塌一角,海风裹挟微雨
诗人讲罢,叹息胜过冬日幽冷

游者,你一生中,听过几次云雀唱歌
你一生中,血热过几重,凉过几重
诗人,我一生中,从未注意云雀的歌
我一生中,追寻一重,失落一重

到头来,似乎转瞬一场空
海岬之上,风尘逝去
潮涨潮落,遍寻何踪
你说,我属于世间哪座岛屿

游者,我的友伴和我,我们到过
无数陆地和海洋
人间帝王,难敌岁月蹉跎
长鲸跨海,最终沦落死亡

游者,你不属于哪...

神把旨意裹进每一粒尘埃
若在天上 就同雨水落下 同流云徘徊
落在石上成了青苔 落在陆地上
就融进渺渺浩海的苍白

几粒尘埃构成一片漂泊的灵魂
几片灵魂构成一具沉重的躯体
躯体 有阳光时却闭上双眼
在黑暗中 反赞叹天上的星辰

星辰 若教神来看
不过是宇宙的尘埃
尘埃在何处都能开出花来
灵魂在何处都只能徘徊

1 / 3

© 雾鸟Brumebird | Powered by LOFTER